防屏蔽邮箱:tutubu1010@gmai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强暴小说  »  炼狱3号厅

[强暴小说]炼狱3号厅

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的心里莫名的生出一丝不安来。进来的是一个魁 梧的男人,似乎在之前那场地狱一样的训练中他也是折磨我们女孩儿中的一员。   「小美女,你成长的够快的呀,让我们清婉妹妹都上心了,不错不错。」男 人一脸淫笑的凑了过来,伸手就在我胸口上磨搓起来。   「还记得哥哥么?上次我就看上你了,不过时间太紧没玩够。以后叫哥哥我 大奇就好了,我会好好疼你的。」   「大奇哥,小艾姐呢,她怎么没来?」我还在希冀着最后的希望。   「婊子哪有不接客的,那个骚逼拉出去让狗干去了。」大奇不耐烦的吼道。 看来他们的关系并不好,这更加深了我的不安。   「好了,哪儿那么多废话!赶紧跟我走!」大奇好像跟我有仇似的,用力捏 了一下我的乳房,看着我疼的扭曲的表情哈哈大笑,随后衣服都没让我换就拉着 我出了门。   很快的,我就被拉拉扯扯的到了电梯口的检查点,大奇撩起我的衣服下沿露 出了我穿的贞操带。「密码多少?」大奇看了看密码锁然后向我讯问道。看到我 的犹豫他粗暴的把我拉到他怀里,「丫头,别以为福哥是什么人物,无非是过气 了的老头子,你最好别指望他跟小艾那个臭婊子能护着你。今天你听话无非受受 苦,不听话,嘿嘿,就别怪我心黑手冷!」   看着大奇那狰狞可怖的脸我绝对不怀疑他说话的真实性,似乎心中最后一根 稻草应声而断,我把密码告诉了他。   「咔嗒」一声,贞操带轻巧的打开了,做安检的那两个小子屁颠屁颠的凑过 来准备用仪器来检查我的身体。我脸微红,像上次一样把腿微微分开,屁股稍稍 撅起等着他们来侵犯我的下体。   「你们两个小子真没出息,男人当然要拿下边的家伙事儿检查女人啊!是不 是下边不够长啊?用不用我教你们?」大奇一把把检查用的管子从两个保安手里 打到地上,「前后两个洞,赶紧你们检查一下,我们赶时间!」   「大奇哥,真的可以么,上次小艾说福哥……」其中一个保安语气吞吞吐吐 的望着大奇眼睛里却写满了渴望。   「你知道清婉和福哥什么关系吧,别婆婆妈妈的,要干就干不干滚蛋!」大 奇不耐烦的挥挥手。   「哈哈,了解!」矮个男人猴急的来到我面前伸手就在我的下身抚摸起来, 高个的也不在言语,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来到我后面用他那已经变得坚硬的阳 具顶着我后腰,又用手捉住了我一只乳房揉捏起来。   「我说瘦子,你把这个丫头抱起来干,我正好走她后门。」   高个保安对我身前忙乎的矮个说。   「咱俩一起来啊?好啊!省时间!」   瘦子一把把我抱了起来,然后对我说:「美女,抱紧我啊,我要松手了,别 摔着你!」   我连忙抱紧瘦子的脖子,大腿环在他的腰上,像一只树袋熊一样。松开手的 瘦子,把自己裤子脱下甩在一边,然后摸索着找到我的阴道,用手指搅弄起来。 这情景好像我主动把自己的下身暴露给男人一样,不敢用手阻挡怕自己摔下来, 只能任他玩弄我的下身,这种羞耻的感觉使我紧紧抱紧了男人的身体把头紧紧靠 在他的脖子上。   很快,瘦子抽出了他的手指,然后比划着把他的阳具对准我的阴道口。因为 之前的刺激,我的小穴已经湿成一片了,他的阳具刚顶住我的花心,由于我身子 的重量开始向我身体里滑去。   瘦子发现了这个现象「哈哈」大笑起来,然后索性发开双手,然后上下摆动 自己的胯骨,让我的身子也随着上下摆动起来,随着他动作越来越大,他的阴茎 进出我身子的幅度也越来越大,同时发出很大的「噗嗤、噗嗤」的声音。这时的 我就好像一个肉玩具一样人其摆布,不是发出「嗯嗯、啊啊」的叫声。   「操!你他妈真会玩,你抱紧她,让我也爽爽!」高个子看到我被玩弄的情 景,血脉喷张,迫不及待的跑道我身后,把他的龟头顶住我的肛门,我的自由落 体运动一下就被阻碍了一下,由于没有被润滑,我感觉我的肛门里好像插入了一 个铁棍一样疼痛,连忙求饶。   「疼!疼!哥哥饶了小妹吧,你插得我好疼!」我尽量调整着我的声线,让 男人们听起来淫荡一点来讨好他。   「嗯!」我猜刚才那一下子,高个的阳具估计冲击也蛮大的,他很痛快的接 受了我的求饶,转过身去找到一瓶润滑剂涂在他手指上然后往我肛门里捅去,随 后又提枪而上。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一条滚烫的棍子从肛门捅到我肚子里去,挤压得前面小穴 里的另一条棍子带给我的异物感也强烈起来,我感觉自己像被两根棍子顶在天上 受刑的女犯人一样。   位置调整好之后,前后的男人就尝试抽插起来,「噗嗤、噗嗤」的声音不绝 于耳,不时还伴随着我「啊、啊」的略带痛苦的叫声。很快两个男人都发现一个 规律,当他们的阳具一进一出的时候,我就很老实的任他们抽插,而他们的凶器 同时进入我体内的时候,我身子就会紧绷起来,并且伴随着痛苦的呻吟声,而他 们的阴茎感受到的压力也最大。   不约而同的,他们调整了频率,几乎步调一致的同时把他们的阴茎猛的插进 我身体里来,然后再慢慢抽出。这可苦了我,每当他们的棒子同时进入我身体里 的时候,我都会感到无比的胀痛,尤其以后面为甚,而身体不由自主的痉挛让这 个痛苦又放大了好几倍,所以每一次都配合着惨叫一下,而这声音好像为他们的 行为助兴一样,让他们越来越起劲,幅度越来越大。在远处看我的样子,像新年 游园会上玩抬花轿的游戏一样,忽高忽低摇摆不定,不同的是,这台花轿的「抬 杆儿」不断地在「轿身」里出出进进的。   咬紧嘴唇,我决定忍住不时传来的疼痛,不能再继续为两个男人助兴了,并 且尝试着把阴道和肛门应和着抽插节奏用力收紧,想快一点结束这羞人的折磨。   可能我的努力得到了回应,在我面前的男人突然僵直了身体,之后就感觉一 股热流喷射在我的身体内,而身后的男人明显也加快了抽插的频率。   终于,两个男人都在我身体内射了精,但默契的都没有把阴茎拔出去,就插 着我那么站着,定格成一幅淫靡的图画。   可能姿势比较别扭,我身后的男人恋恋不舍的把他的玩意儿慢慢抽了出来, 然后又把手指重新插进去捅弄,而前面的男人又耸动了几下下身才把他那条已经 疲软的肉肠拿了出来,把我放回了地面。   被男人们死命的抱着,我的腿都已经麻木了,脚刚一着地腿一软就向地面摔 去,旁边一直看热闹的大奇一把拉住了我的手,把我扶了起来,顺手把我的贞操 带「咔哒」一下扣上了。   「大奇哥,谢谢你扶我,另外求求你能不能让我擦一下下身再扣锁呀,下面 很脏呢。」感受到下身的粘热湿滑,伴随着一阵阵的刺痒整个身体都不舒服。   「不行!别那么娇气,赶紧跟我走,怎么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马上要迟到 了。」大奇戏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用力的拉着我走进了电梯。   被大奇蒙上眼拉着走进汽车,一路上我都感觉一股股粘液不断从我贞操带边 流了出去,风一吹感觉大腿内侧都凉飕飕的,随即便风干了糊在腿上。这让我感 觉很羞耻,于是磨搓自己的大腿内侧,然后把未干的粘液偷偷的抹在自己的裙子 里,希望别人看不出一样来。一路上大奇很安静,可能睡着了吧,我想,于是我 更加大胆的用裙摆擦拭贞操带的边沿来。「这两个男人精子的量还真大,这样不 会叫我怀孕吧?」我似乎越擦越多,不禁暗暗担心起来。   「别擦了,到地方了,马上叫你去洗澡!」大奇的声音突兀的换来,吓得我 头发都竖起来了,原来他一直在看着我!我羞得手足无措的,把裙摆紧紧的抓成 一团。   一股大力打破了我的尴尬,我被拉得踉踉跄跄的向前走,突然脚下一空差一 点摔下去,「下楼梯啊,小骚货!」大奇没好气的吼道。我于是加倍小心的摸索 着前进,而大奇显然没有耐性,继续拉着我向前行进,好几次让我险些摔倒。终 于,他停下了脚步,把我的眼罩拉了下来。   眼前的情景叫我心头一凉,这里的环境与昨天会所的环境大相径庭,感觉竟 然像一个森严的监狱一样。这里的高度高的惊人估计足有10米,怪不得刚才向 下走了那么长时间,面积也很大至少有400平米的样子。其间搭建了好多金属 或者木头的架子,造型各异。在房间正中还搭建了一座高5米见方的金属框架, 旁边墙壁上林林总总的挂着各种各样的假阳具、皮鞭还有不知用途的器具。只是 这样的惊鸿一瞥就让我不寒而栗,看来今天宴无好宴啊!   「欢迎来到炼狱3号厅!」一个突兀的男声出现在身后,大奇很显然也跟我 一样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身子一颤和我几乎同时回头看去。「呀!这不是大奇 哥么?又过来过瘾来啦,让我看看你这次送来什么货色?」一个身穿一袭黑衣的 高挑男人风风火火的从门口转了进来。   「疯子,你老是一惊一乍的,吓了我一跳。」大奇似乎表现得很女性化似地 拍拍自己胸口让我感觉很是诧异。「就是这个骚货,好好帮我们修理修理她,叫 她知道公司不是搞慈善的!我知道疯子兄弟出手很到位,每次都让骚货后悔作女 人,我就是要这个效果,您给费费心。」   「嗯,这个小女子看起来挺乖得啊,模样、身材都不错啊,上边舍得送这里 来整治么?」这个叫疯子的男人鬼一样飘到我身边,伸手挑起了我的下巴颏。   「大奇,你不是玩什么猫腻吧?上次你送来的那个女孩儿我就没看到上面给 我下的单子,不过那个女子脾气那么暴是该整治整治,这个我看着乖乖女的样子 倒是激起我的性趣了,不过这种素质的应该不能用大刑吧?你确定是送过来修理 的而不是学受虐表演的么?」   「疯子哥哥,我这三天都是被公司派来实习口交的,不是学受虐的!」我从 他们的谈话中听出了蹊跷,着急的向这个疯子喊起来。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在我的脸上,紧接着肚子一痛,身子一下子不受 控制的飞了出去摔在地上。我看到肚子上出现了一个黑黑的大脚印,之后我就像 一只煮熟的虾米一样弓着身子痛苦的蜷在地上。   「大奇!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能这么简单粗暴呢,这不符合我这的风格啊。 而且你这里有事儿,你不说明白了这个活我不能接。」疯子又飘到我身边,伸手 抓住我的脚脖子,把我一条腿拽了起来,向我下身看去。   「疯子你别装蒜,你现在比我想弄她,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啊你。好吧, 给你一个理由,一个小时之后武清婉会过来,要是看到这个骚货还全身全影的, 估计你不会好看。话说到这儿,你看着办!」大奇撇着嘴望着像找到骨头的狗一 样围着我打转的疯子,以转身坐到旁边的一个沙发上去了。   「哈哈,武仙女的意思啊,那就OK啊。我就知道大奇哥后面腰杆硬啊,就 等着你这句话呢,你放心,不叫这个小妮子掉层皮我不收手。」疯子迫不及待的 把我从地面上拉起来。   「这个妮子怎么还穿着这个呢,是武仙女给她戴上的么?」   疯子看见我的贞操带,用手指在带子的边沿来回磨搓。   「我给你打开,这个骚货太淫乱了,见着男人就像上,所以限制一下,不然 到处下崽子。」大奇炫耀似的在我屁股上的密码区「噼噼啪啪」一通乱点,「咔 嗒」一身,我下身的锁又一次被他打开了,露出湿泽一片的两窍。   「啧啧啧!还真是够淫荡的,带着贞操带都被干的这么狼藉啊,哈哈!淫荡 的小骚逼,我喜欢,禁得住弄啊!哈哈!」疯子也不嫌脏,把手指分别插进我前 后身体抽弄起来。   「不是这样的,疯子哥,这是他们检查的时候……」我慌忙解释做着最后的 挣扎。   「把子拿掉,我叫风哥,西北风的风,疯子不是谁都能叫的!另外,不要解 释,我们认为你是什么样子的你就是什么样子的,尽量表现哦,这样才能少吃受 罪!是不是小骚逼,我觉得你就是人见人操的骚逼,你说是不是啊?」疯子打断 我无谓的解释,并停止了手指的抽插动作,将指头停留在了我身体里,还变本加 厉的在我阴道中又挤进来一根手指,涨的我下体好痛。   「是……」我望着疯子眼睛里淫邪的目光知道了一个真理,「狼吃羊可以给 羊身上加上很多罪名,但更多的时候只是为了吃羊」   作为一只羊,我跟狼解释是多么可笑的事情啊。   「不要那么委屈,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我从来不逼人做事情,你大声说 出你的答案,说全了我想听!」疯子开始玩起戏弄我的游戏来了,这个情景我之 前也有遇到过,所以现在最后的希望消失掉的时候,我熟悉的麻木不仁的感觉又 来了。   「我是人见人操的淫荡的小骚逼,生来就是被人操的,风哥插得我好舒服, 我好想要!」我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说完这句话,然后扭动着下身让阴道在风哥手 指上套弄起来,嘴里还不停的「啊、啊、嗯、嗯」的淫叫着为男人们助兴。   偷偷瞄了风哥一眼,想看看他的反应。从他的眼神里,我竟然没看到一点兴 奋、沉迷的感觉,他的眼睛里写满的都是惊讶,这时我有点暗自后悔了,是不是 自己做得太过火了么。   「大奇,你这会搞来的女孩儿还真是淫荡啊,她是什么级别的?原来哪里工 作的?」疯子手指跟随着我的动作微微张卡,增加着我动作的难度,看到我有些 难过的样子,他也有些兴奋了。   「你放心,她就是路边捡的烂货,啥级别也没有,放心玩,玩死也没关系, 交给我就行了。」大奇两眼放光的看着疯子玩弄着我,但是很显然他很介意别的 男人的体液,没有忘我身边凑。   「哈哈,那小弟笑纳了。不过我一个人玩那可不够意思,这样吧我帮你把这 个小婊子冲干净再说。」说着疯子把手从我身体里抽了出来,在我屁股上抹了抹 拉着我就往屋子深处走去。   经过一个悠长的过道,疯子拉着我走出了屋外。我环顾四周,   发现这里是一个很大面积的天井被周围建筑物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开   来。天井的正中竟然有一个10米见方清澈见底的水池。我们出来的位置造 型好像一个船舱一样,而顺着出来的方向向前就是一个跳水比赛时用的跳水板, 不同的是这个板子的尽头还竖着两个一米多高扶杆。   「来来,我们来做杰克船长逼小女奴跳海的游戏!来小母狗,到板子上去, 向前走不要往两边看……」疯子的语气兴奋起来,推搡着我往跳板上走去。我自 幼学习跳舞,为了形态匀称打小就学习游泳,多了不敢说,游个4、5千米没啥 问题,所以看到这么水池那么小一个猛子就到头了,跳板也不高,心里就没啥障 碍,安安稳稳的顺着跳板往尽头走去。   跳板越向前走,上下晃动就越强烈,我不由得伸平双手保持身体的平衡。突 然身后传来「滋」的一声响,紧接着感觉到后背一凉便随着传来一股巨力推我的 一阵踉跄差点摔了下去。   「哈哈,小丫头,小心点别掉进去,下面是鲨鱼池。虽然我养不起真鲨鱼, 但是通电的钱我还是有的。你要是掉下去,保证麻酥酥的把你电得翻白子,我很 期待哦!」疯子哈哈狂笑起来,我感觉背后的压力点不断地在我身后游弋,冰凉 的感觉传遍全身,我知道他在用高压水枪在向我射击,我就像暴风雨中的小船被 吹打的摇摇晃晃,终于跌倒在板子上。   等我刚刚艰难的爬起身来,刚想站起身来。突然,一直盘踞着我身后的水柱 突然消失了,难道是他们好心想让我站起来在继续折磨我?这时身后传来疯子嘿 嘿的坏笑,我知道他一定又有什么坏主意。我急忙想赶快爬起来抓住板子末端的 立柱,可是来不及了,一股冰凉刺骨的水箭射中了我的后庭,因为我现在是跪爬 着的姿态,所以水箭没有阻碍的挤进了我的身体里来。   一阵剧痛从下腹传了过来,我惨叫一声,跌倒在板子上,身子沿着湿滑的版 面向前滑了一段距离,直到我的头都露在板子末端外边才停下来。   「呀!好像压力调大了,这次再试试。」疯子那可恶的声音飘了过来,下腹 的疼痛让我有点恍惚了,感觉肚子里进到水再慢慢向外流去,不适的感觉慢慢有 些缓解。「大奇你来试试啊?」随着疯子的这一声问话,「噗」的一声又有一支 水箭打到了我的屁股上,紧接着水箭就像雨点一样向我的下身砸来,我痛苦的把 自己的小腿支起来阻挡水箭的袭击,又用手护住自己的下身,屈辱的弓着身子忍 受着这非人的侮辱。   「哈哈,大奇,你打的不准啊,你看我一下就命中中心了,你打了半天给人 家淋浴哪。」疯子不无得意的嘲笑着大奇。大奇恼羞成怒的吼道「小骚货,把你 的两个洞亮出来,用手把屁眼扒开,老子要是再打不着就直接把你扔下去,晚上 就吃」水煮鱼「了!」   人为刀斧我为鱼肉,我知道他们说得出就干的出,只好忍着痛把屁股对着两 个男人的方向撅起来,然后象征性的扒开自己的屁股,等待着下一轮的凌辱。不 幸中的万幸,大奇的准确度实在太差了,水箭在我身边不断地呼啸而过,即便打 在身上也是打在我的大腿上,最准确的一次集中了我阴道和肛门中间的会阴处, 冲击力果然比第一下小了好多。   「他妈的,我不信打不中。」大奇终于面子挂不住了,「噔噔噔」就往跳板 上走来,想离近了我在射击。「唉唉唉!做游戏也要有规矩啊,玩女人也要讲究 游戏精神嘛!」疯子一把拽住大奇,抢过他手中的水枪,向我命令道「小婊子, 你大奇哥都生气了,你也别趴在那里享清福了,赶紧站起来,手把着杠子,然后 把你小屁股撅起来,我给你大奇哥找点乐,省的他把你煮了吃。」   我知道疯子又要用新的花样来折磨我了,但我好像是抓着悬崖边上的稻草, 只要有命在什么都肯做。虽然现在是夏天,可是打到我身上的水却好凉,浑身都 有些冻僵了的感觉,我艰难的站起身,手撑着竖杆,把腰部向下压去,同时把屁 股高高撅起来,好像之前扶着墙等着被男人干的姿势。   身后窸窸窣窣传来搬东西的声音,紧接着脚步声慢慢向我身后靠近,板子也 开始一颤一颤晃动,再就是片刻的寂静。这个时候的寂静是最可怖的,不知道会 有什么事情发生,我甚至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嘭嘭嘭!」一阵紧密的声音伴随了一股凉风向我身后袭来,我条件反射似 地缩紧了自己的肛门。   「啊……啊……哦……哦!」冰凉的水柱果然准确的袭击了我的肛门,冰凉 的水一刻不停的挤进我的身子,给我带来难以言表的痛苦,而且这次的侵袭不像 之前的那样连绵不绝的制造压力而是断断续续的产生冲击力,就好像之前是用棍 子抵住我的身体来回移动而现在则更像用棍子在身上点点戳戳,而且准确率比之 前大奇好像用水枪打靶一样的操作准确率高多了,每一下都在我肛门附近,大于 半数都直接冲破了我肛门的防线进到我身体里来,那感觉就好像用冰做的棍子在 我身体里不断抽插一样。   「哈哈!怎么样,大奇。这个是我发明的水交啊!把之前的水枪放在这个瞄 准架子上可以调节喷射压力和频率,并可以自动调节你锁定的射击方向,比如我 现在锁定小骚货的屁眼,如果她不做大动作的话基本都能打中。有一次我用这个 玩意儿玩一个骚货,结果离开一会把她给忘了,等回来的时候看到她肚子被水撑 得像个蝈蝈一样,嘴里都往外溢水了,我把机器一停,她屁眼里往外流水流了半 个小时,真是笑死我了。」疯子不无得意的向大奇炫耀。   「那个女的不躲么,就让你这么往屁眼里滋水啊!」大奇看来对疯子描述的 场景很感兴趣。   「你以为她傻啊?当然要绑起来啊!咕,不过你带来的这个女孩儿看起来确 实有点傻。是不是是受虐狂啊?」疯子毫不避讳的调侃着似乎确实是自愿被折磨 的我,但是我知道,如果我现在躲开了,他们应该毫不介意过来绑住我,那时候 真是任人宰割了。现在下腹越来越涨,我知道至少疯子说能把人的肚子灌得越来 越大应该是真的,我现在就感觉肚子里的水已经咣当咣当的来回流动了,我又不 好意思用力排出体外,怎么才能又不激怒这两个男人又能不让我的身子继续受到 摧残呢?   我灵机一动,开始上下摆动我的下身,同时上身也随之扭动成迷人的弧线, 整个姿态好像一个荡妇应和着正在背后插她男人的阴茎一样,嘴里还伴随了淫荡 的「嗯……嗯……啊……啊……」的声音。一个美丽的少女,浑身湿透的迎合着 身后看不见的情人,整个景象唯美而淫靡。   我卖力的扭动着我的身子,明明受罪却表现得很享受,欣慰的是那两个男人 没有出言阻止,我猜一定在那里很开心的在观赏。疯子对身后设备的描述确实没 有吹牛,水柱的确跟着我肛门的移动而移动着,好在这移动有1秒左右的延时, 我就好像西班牙斗牛士一样,晃动我的肛门,尝试着让水箭一次又一次的射偏。 起初频率掌握不好,水箭还是无情的钻入我的身体,可渐渐的掌握了它的运行规 律,之后的水箭都打在我的屁股蛋子上和会阴处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动作都变得机械了,甚至水枪的攻击停止了我都不知 道,还在撩人的扭动着。突然感觉脚下板子一颤紧接着一个滚烫的棒子顶在了我 上下晃动的肛门口,「噗」的一声插了进去。   「哦……好爽,夏日必备冰镇屁眼啊。」疯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的肛门里其实都已经冻得麻木了,被疯子插入不但没有不适的感觉反而很 是舒服,于是我讨好似的热烈的晃动起我的屁股来。   疯子整个人压在我后背上,两只手探出捉住我的乳房,身子跟随着我扭动的 节奏一拱一拱的。「好暖和啊……」我的表演式的哼叫中终于多了一点舒服的意 味。   「你很聪明啊,丫头。知道这里的游戏规则,不过光是忍耐是不够的哦。」 疯子恶作剧似的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我身上,手指开始肆意的揉捏我的乳头,同 时下身的动作也越来越猛烈了。我听不懂他的话外音,反正反抗他们会死得更惨 这个道理我是明白的,   而现在我苦苦支撑着我们两个人的重量更是无暇思考他想表达什么   意思。   「来翻过身来!」疯子终于从我身上下来了,然后命令我正对着他。看了我 一眼之后,他低头的向我亲吻过来,用舌头顶开我的牙齿,然后疯狂的吸吮,同 时把我拦腰抱了起来。我知趣的把大腿顺势盘在他腰间,双手揽住他的脖子,像 一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解放了双手的疯子摸索着我的下身,刚一找到我阴 部的位置就引导着他的大阴茎插了进来。   「噗嗤噗」我的身体被疯子上下晃动,他把我环抱他脖子的手抓在了手里, 使得我的身子向后大角度仰去,这让我身子不由得紧绷起来,他阴茎进入我身体 的深度更大了。随着他的大肉棒也在我的身子中进进出出,频率越来越快,我渐 渐有了高潮。感受着疯子的身体,我觉得他也越来越兴奋,跟进这些日子对男人 的了解,我猜他快要射了。   就像电影台词中说的一样,我猜中了开始没猜中结尾。疯子抽插的频率越来 越快,突然他猛的晃动自己的下身,大阳具狠狠的插入我的身体,我们两个人的 耻骨都猛烈地碰撞在一起,随后又把我的手猛地向外甩去。   小腹突然而来传来剧痛,我知道一定是疯子的阴茎顶入我的子宫口造成的。 我不由得松开了我的双腿,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向水池落去。我只看到疯子 得意的脸离我越来越远,因为害怕我肚子中的水再也控制不住,喷成一个水柱, 记录着我跌落的轨迹。   「我被玩弄了,做了那么多屈辱的事就是为了性命,现在即将远去,我好恨 啊!」我落水前最后的印象就是疯子握着他的命根子向我跌落的方向喷出了黏黏 的白浆。   一切都结束了么……